在尖端新技术间自由翱翔

更新时间:2013-5-8 18:12:19

多数人听到波音这个词时都会想到飞机,但波音公司仅仅作为整机生产商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随着时代的进步,波音公司也在改变。现在,波音公司生产能力已经超越了飞机的范围,公司具有开发综合军用平台、防御系统的尖端技术、甚至飞机电子系统能力。换言之,波音公司正在研究大规模无线连通性和其他超乎想象的尖端技术,在全球拥有超过145个国家的用户。

作为波音公司的副总裁和CIO,Scott Griffin负责公司所有的IT战略、系统、网络运营、系统结构、程序和人员。就在波音公司最近感到骄傲和喜悦一天——波音777-2000LR——初次亮相并且创造了从香港直达伦敦的记录,Griffin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系统组合型企业

记者:作为一名CIO,您最关心哪些方面?

Griffin:波音公司已经从制造型企业成长为技术型企业。在历史上,人们通常认为波音公司是一个航空航天产品的制造商—飞机,导弹,宇宙飞船和卫星。

但是今天,这些产品越来越多的零件是由我们的合作伙伴制造的,我们现在已经成为了大规模系统的集成者—一家集成并组装这些零件的公司。

另外,公司越来越多的产品是用于服务和系统方面的。如美国陆军的未来战斗体系,它将改变战士在野外的通讯和信息技术,以达到作战一体化。该系统包括从无线电到中间件的所有内容。它不是传统制造业的产品,而是“系统组合的系统”。

转变是具有挑战性并令人激动的。IT是转变的主要动力,波音公司目前关注在适当的时机引进新的技术,以及足够的安全性、对政府法规的正确反应、解决方案的综合和IT人员的发展。在IT界,人力资源是最有价值的资源。智力资本远远比非人力资产更有价值。

记者:新的立法要求对IT部门和CIO分别有什么影响?

Griffin:波音公司是美国国防部的主要承包商之一,所以遵守法规是我们重要的一方面。塞班斯法案仅仅是我们所面临的大挑战之一。

777的部分设计是由位于莫斯科的波音设计中心完成的。我们的设计流程确保我们可以知道设计是在哪里并使用哪些技术完成的。通过产品生命周期管理(PLM)系统和强大的协作工具,莫斯科的设计小组可以和西雅图的设计人员进行合作。所有工作都必须严格遵守美国和俄罗斯政府的各项法律法规。

记者:IT环境与5年前相比是否有变化?

Griffin: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今天所需的关键技术与5年前相比有着巨大的变化。程序设计一直被认为是最关键的技术,因为它可以用于创新。今天,我们最需要的人才就是可以重新利用已经存在的程序进行创新和/或能够综合现有的技术。一切都重新开始并编写新程序并不符合逻辑。我们所需的是大规模系统的集成,而不是那些孤立的,冗余的而且提供的功能受限制的系统

IT通常被认为是成本中心。过去的模式是在硬件和软件方面进行投资以降低IT成本和/或提高IT效率。但是新的模式要求在降低商业费用或改进周期时间方面进行投资。如果一项投资计划提高了IT费用,但是降低了整个商业费用,我们也会进行论证并考虑执行该投资计划。这与过去恰好相反。

记者:在未来的12个月内,根据公司预算可以得到快速增长的部门或技术有哪些?

 Griffin:首先,我们的IT预算的支出有所改变。波音公司最近对其IT进行了调整,以便为公司技术提供更好的杠杆作用。大概有1/3的预算用于新技术的开发,2/3的预算用来保持我们现有的IT状态。

在未来的4年,这个比例将有大的调整,就是我们将使用公司2/3的IT资源用于技术革新和新技术开发。

现在有一项大的IT投资计划就是集成并开发来自Dassault Systems的产品生命管理程序。这将使波音787 Dreamliner程序的开发可以与公司在世界任何地方的主要合作伙伴同时进行。这种与PLM系统合作的新型设计程序将明显减少设计及集成飞机零件,图纸,工具和工序的所需时间。

记者:您能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大规模商业程序管理起初决策的过程吗?

Griffin:在2004年,波音公司建立了一个IT投资委员会,由公司的技术总监Jim Jamieson担任主席。该委员会是用来确保波音公司的每项IT投资计划都能使公司的全球企业获利。公司的每个职能或商业部门都是该委员会的成员,并且可以提出新的投资计划。

这与原来的模式有很大的不同,过去每个商业部门、计划部门和站点都只负责自己的IT投资计划。

每一个项目都应该具有商业方案或符合规定要求。我们感兴趣的是那些可以提高公司灵活性,增强公司对市场环境变化的的反应能力或者可以提高公司效率的投资计划。

如果一项IT项目可以帮助我们抢占市场,降低商业成本和/或减少周期,我们都会非常感兴趣。而且IT投资委员会将负责作出此类决定并且为未来的发展投入我们的IT资源。

“协同”“组合”成为新技术关键词

记者:现在新兴的技术中,您认为哪项对企业最重要?

Griffin: 波音公司的技术部门追踪了10项短期关键技术和9项长期技术。我们认为它们对于提高公司产品都是至关重要的,并且我们用于创造和支持这些技术的程序也是非常重要的。

一项正在影响我们产品的短期技术是自控系统。它包括一系列的协同技术如电信息通信技术。该系统允许我们为公司的军队用户制造完全自控式的机车。

另外一项短期技术是系统组合的系统。该技术改变了我们的产品之间的工作和通讯方式。如波音公司的Connexion,它可以通过宽带卫星Internet连接实现商业飞机与地面的联系。这样乘客在飞行中也可以保持联系,同时飞机还可以一直与地面进行大量的后勤和维修数据的通讯。

记者:您打算开发哪些新技术?

Griffin:波音公司有一个研究和发展机构,叫做Phantom Works,该机构是波音公司的IT Phantom Works机构的协同机构,并负责向波音公司的技术总工报告,它与许多大学的纯技术研究中心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并且通过这些渠道将开发的技术引进波音公司的研发部门。

我们最近的一个项目——美国陆军未来战斗体系,就是Phantom Works开展的一个研究项目。波音公司IT部门非常幸运有Phantom Works这样的技术伙伴,可以保证我们生产中使用的新技术都是经过仔细彻底的测试并且可以使用的。

作为财富500强CIO研究协会的成员和CIO战略变化协会的成员,我会对这些通常可能影响CIO的IT工业的趋势和变化进行研究。这些CIO的组织机构可以让我们了解行业中不同的技术和战略。

记者:您能描述一下波音公司的IT合作伙伴吗?

Griffin:波音公司的IT有17个战略伙伴,公司非常信赖他们的支持。其中两个特别突出的伙伴是Dassault公司和Cisco公司。

Dassault为我们公司的PLM系统程序提供了核心。该程序的Catia v5提供了数字产品定义和模拟;程序的Enovia提供了模拟整个产品寿命周期的集成方法;还有Delmia使我们能够根据制造要求开发并预先考虑最佳的程序。零件、图纸、工具和供应链程序的设计正在改变我们产品的设计、生产、交付和服务方式。PLM使这一切都成为可能。

我们与Cisco公司的关系有点不同。波音公司和Cisco公司都想成为以网络为中心的企业,我们之间一直在分享彼此的经验。在这个以网络为中心的世界,每一项资源都是网络中的节点,并且有利于感知环境、产生变化并作出决定。我们非常渴望使我们的产品网络化。这是一个概念上的突破,拥有一个具有同样想法的IT伙伴是非常有益的。